詩文里的滁州
滁州,吳風楚韻,氣貫淮揚,自古有“金陵鎖鑰、江淮保障”之稱,“形兼吳楚、氣越淮揚”之譽。在滁州這片文化底蘊濃厚的土地上,韋應物吟詠“春潮帶雨晚來急、野渡無人舟自橫”的唐詩佳句;“環滁皆山也”,歐陽修留下千古名篇《醉翁亭記》……
《詩文里的滁州》系列融媒體視頻,將帶您云賞滁州……
詩文里的滁州,品味更滁州的詩意!

詩文里的滁州

滁州,吳風楚韻,氣貫淮揚,自古有“金陵鎖鑰、江淮保障”之稱,“形兼吳楚、氣越淮揚”之譽。在滁州這片文化底蘊濃厚的土地上,韋應物吟詠“春潮帶雨晚來急、野渡無人舟自橫”的唐詩佳句;“環滁皆山也”,歐陽修留下千古名篇《醉翁亭記》……
《詩文里的滁州》系列融媒體視頻,將帶您云賞滁州……
詩文里的滁州,品味更滁州的詩意!

閱讀全文
作者: 新華網安徽頻道 艾倩

環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諸峰,林壑尤美,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瑯琊也。

詩意瑯琊山 棲居醉翁亭

野草山花夾亂流,橋邊旌旆影悠悠。 即應要地無人見,可忍開時不出游。

邂逅·瑯琊

匹馬向天長,扁舟渡石梁。路通樊店月,人住古城岡。 花縣神明府,秦欄孝子鄉。白云看不見,愁思兩茫茫。

地久·天長

站在鼓樓向歷史書簡的更深處,遙望。中都城的明月還在。花鋪還在。古街還在。指尖上的江山還在。馬蹄還在。秋風的大筆一揮,明皇陵那些用意念騎馬,拿著圓月彎刀的守靈衛士還在。清風還在。流水還在。

悠游古今 鳳陽正好

今朝郡齋冷,忽念山中客。 澗底束荊薪,歸來煮白石。 欲持一瓢酒,遠慰風雨夕。 落葉滿空山,何處尋行跡。

太平·全椒

如果陽臺和人靜止在那里,而時光像快速遞進的畫面,我就一邊讓眼睛看得更加緩慢,一邊讓筆從目光里探下身子選中,并且用詩歌的方式指出,一條街的可圈可點之處。

風起·定遠

獨憐幽草澗邊生,上有黃鸝深樹鳴。 春潮帶雨晚來急,野渡無人舟自橫。

詩畫·西澗

我愛上這里的慢 平實和瑣碎 愛上一朵野花帶來的春天 春天下奔流的河水 時間的車輪下 我擦亮午夜的訴說和一盞就要靠近天亮的燈說再見 這窄窄的街道 這些木門關著的人和事 請讓我深陷一次 再深陷一次 我愿意陷在里頭一天天老去

一眼·南譙

三千里地孤寒客,七十年前富貴家。泛海玉龍駕雪浪,權藏頭角混泥沙。

來之·則安

銜山抱水景物菁,鳳枝龍脈九州屏。春風蕭夜化鐵馬,明光欽賜寶地名。

欽賜·明光
菜單
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
欧美露底女性